摄影僧.ing.

战争或和平

「可能」是让人沮丧又有希望的存在。

据说在街上随便抓两个人,基因相似为99.99%,那么这0.01%就是微妙而我们自以为是的现实中心。

按这角度,不妨,大逆不道把我们每个人视为某造物主的克隆体实验。那么我们每个克隆体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这位某造物主的实验,实验「可能」这种无穷无尽的存在,试想,不论什么多维度多线性,一个人活来一辈子在脑子里想象而来的「可能」就数不来了,无穷无尽在我们人类史。而每个人只能实验一条「可能」。

或许,某造物主会纪录吧,玩得真大。

你看见了我,我看见了你。
你成为了我,我成为了你。

深圳有一个湖贝村,二十多年来多是潮汕人住家,街坊开始准备中元节。


对于我来说,中元节是一个陌生的祭祖节日。

百度得知由来,又是汉传佛教典故和道教的混杂的概念,佛家重‘普渡’,道家重‘尽孝’,


佛家典故:

也叫‘盂兰节’,传佛祖释迦牟尼其中一位徒弟目连,挂念过世父母,用了天眼通去窥看父母在地府的状况,得知父母已成饿鬼道。目连心痛怜悯,却无法帮助。转述佛祖,佛祖教训: 他父母在世造不少孽,死后堕入饿鬼道,万劫不复。需一众高僧举祭拜,超渡亡魂。


这样典故流传后世,变成了民俗。

在大陆农历七月中,人间焚香烧纸宰牲拜祭亡灵,化解怨气,致福后世。


还没读过佛祖经书,...

那一道金色夕光映在牧道上的美留给想象

长大了努力赚钱买一个好相机📷

「香港地」
#有朝终会明白为何每天都坐在这发呆

「香港地」
#套路

「香港地」
#不如放工后去看演出

「吃吃吃!」这是一场安静的展览

1.

我不是为美味的生命声张正义 

我也喜欢亲友亲制的鲜美晚餐 

 

2.

我不是故意的 

还可以拍得更血腥

3

我不是讥讽

对待可爱动物的爱心

4.

生意兴隆

5. 

正好我们是汲取天地间灵气的高级动物

高级动物不与天地而独来往

6.

鱼贩师傅说

这条鱼海里野生好吃

比从前贵了

比从前少了

因为捕鱼机器厉害

捕多了

7.

佛说

万物各得其所

自取

自在

自生

自灭

8.

这一场安静的展览

又是造物主设定千年延续的秩序

简单又复杂到

每个人平日在此感受到什么

这个什么就是独属每个人...

Monday miss Saturday

beautiful moment @peace&love

Mr.C 英国Acid House DJ先驱

真像...感觉舞池里都是沉默的羔羊


@DEMO CLUB 2017

Image by KurtN

大家聚在这个客厅

让好听的音乐显得那么美

浮出地上

不谋而合

peace & love

@desound 地上 vol.6

Image by KurtN


舞池中最美CP

Tayta & Rajendra

peace&love

@desound 地上 vol.6

Image by KurtN


复出前

先找回浪人的笑容 

@ 深圳西冲离岸风冲浪俱乐部 

#620世界冲浪日

一个不知名的神
要我丢弃背上的你
我依循了古训
你在山腰上伤心了三天

我瞄了一眼远远的山峰
我发觉 
被蛊惑了
雾气蒙蒙
找不到你了
我怎么那么傻

我会杀死他的
那些伤害你的懦弱之言
就留在他的墓志铭上

远方和眼前的切换,都有你在。

在这白色里
我在你的怀里
你怀着我们的孩子
我亲吻着我们的孩子
我们都睡着了

第一次抱着人
是害怕帕金会冷
帕金一直在微笑

清晨看帕金在河边自己洗脸
那河水有多冰冷 我知道
捏着帕金的脸蛋 冻得硬鼓鼓的
帕金又一直微笑

帕金妈妈在起火烧柴
忽然帕金走出门
看着帕金
原来是去捡干柴回来
朝着柴火吹气时 
烟灰进眼了
又出去捡干柴了

也是我们的女儿 帕金 
也是天使

第一次见到帕金
好想放肆哭
你知道我
从来不想在别人面前落泪
只好躲在摄像机后面
那些画面那一刻
好想你刚好也在
我想你会哭得更厉害

天呐 让我走得半死不活的山沟子
在这样的山沟子里的石头黑屋子里
打开门帘
看见了帕金
那一刻不知哪来的好温暖的能量
一点也不觉得疲惫
她一直在对我笑
好想你也在
打开门帘
那刚好和我一起见到帕金的阳光
也进了我的身体
好温暖
你也会感觉到的

我不敢带你进山找帕金
太苦了
在那里我也像一个逃出动物园的熊猫
不该让你
感受那样的苦

感谢奈斯 好有活力的家
让我蹭了一晚上别致迷景的沙发觉
原本想来聊会天
然后舒服睡个好觉
不过还是失眠 
哈哈
祝你晚安 

如何纪念一个窝囊?
对着它的墓志铭沉默就好
这一刻
他是一个窝囊
注定一辈子都是窝囊的
无论未来再怎么变成勇士

@不知是谁拍的照片,很喜欢。

我的脑袋坏了
不过好好听

月光和走廊灯都在我眼见,
提醒我的身体还在这。

决定消失后的第三天,
比上一次更加刺痛,
「太空游客」,
我就像另一个剧本,
不忍打开她的冷冻沉睡器,
我还残暴地砍断了我的绳索,
堕入犹如无尽空虚,
存在感荡然无存,
甚至让我害怕,
比死亡更恐惧。

绳索已断,
还在游荡,
再坚持一会。

1 / 2

© @KurtN - 彭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