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父追日,是因为他觉得落日余晖很美,就一直追着.         

塔吉克人的“马背上的橄榄球竞技” 俗称“叼羊”,平日温和的塔吉克人在这种传统竞技中,想象往日波斯帝国骑兵幽魂般基因里遗留的彪悍.

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舞.

#香港

深圳是一座动物园

深圳是一座动物园

如果没有照片,差点遗忘了这个总爱听摇滚乐的走神少女,经常写出让同龄人吃惊了的文章,那时这种走神的性感迷人心窍.

后来该有七年没见,
我想她慢慢迷上了红酒和时尚,或成妻母.

Photo by KurtN · 2011

地上 Desound vol.8

这里
音乐与人
总会有一些让人开怀的画面

可能走神的岩井俊二 …
他可能看到了天堂
也可能看到了地狱
黑白画面里暗藏的冷暖自知的色彩
就随各位心情想象搭配.

在河边遇见叼着木柴的牧羊犬查克拉,我愿意虚构,它会悄悄地放在我们的烧炉边上.


我们是全球70亿人口中生活在富裕城市地区的一员,已经很难理解畜牧农业的生活,无法体会艰辛、希望、随四季逐水草而迁居、春种秋收,羊群与小麦无须操心,所以更难理解战争与和平.

纵观人的历史,在创作艺术和表达爱意的间隙,我们一直在竭力消灭彼此.

借安德鲁玛尔的话改.

前方神兽召唤.

听热西才让旦的嗓门得出窍,
一些故事感想变得不言也罢.

以我所见画面
借大仙一音一瞬

离开时明白
我这躯体已经隶属了城市动物园
而心魂已经留了一半在这.

@Emilie 来自巴黎叫艾蜜丽的女孩都是精灵

战争或和平

「可能」是让人沮丧又有希望的存在。

据说在街上随便抓两个人,基因相似为99.99%,那么这0.01%就是微妙而我们自以为是的现实中心。

按这角度,不妨,大逆不道把我们每个人视为某造物主的克隆体实验。那么我们每个克隆体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这位某造物主的实验,实验「可能」这种无穷无尽的存在,试想,不论什么多维度多线性,一个人活来一辈子在脑子里想象而来的「可能」就数不来了,无穷无尽在我们人类史。而每个人只能实验一条「可能」。

或许,某造物主会纪录吧,玩得真大。

你看见了我,我看见了你。
你成为了我,我成为了你。

深圳有一个湖贝村,二十多年来多是潮汕人住家,街坊开始准备中元节。


对于我来说,中元节是一个陌生的祭祖节日。

百度得知由来,又是汉传佛教典故和道教的混杂的概念,佛家重‘普渡’,道家重‘尽孝’,


佛家典故:

也叫‘盂兰节’,传佛祖释迦牟尼其中一位徒弟目连,挂念过世父母,用了天眼通去窥看父母在地府的状况,得知父母已成饿鬼道。目连心痛怜悯,却无法帮助。转述佛祖,佛祖教训: 他父母在世造不少孽,死后堕入饿鬼道,万劫不复。需一众高僧举祭拜,超渡亡魂。


这样典故流传后世,变成了民俗。

在大陆农历七月中,人间焚香烧纸宰牲拜祭亡灵,化解怨气,致福后世。


还没读过佛祖经书,...

那一道金色夕光映在牧道上的美留给想象

长大了努力赚钱买一个好相机📷

「香港地」
#有朝终会明白为何每天都坐在这发呆

「香港地」
#套路

「香港地」
#不如放工后去看演出

1 / 3

© @KurtN - 彭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