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僧.ing.

月光和走廊灯都在我眼见,
提醒我的身体还在这。

决定消失后的第三天,
比上一次更加刺痛,
「太空游客」,
我就像另一个剧本,
不忍打开她的冷冻沉睡器,
我还残暴地砍断了我的绳索,
堕入犹如无尽空虚,
存在感荡然无存,
甚至让我害怕,
比死亡更恐惧。

绳索已断,
还在游荡,
再坚持一会。

评论

© @KurtN - 彭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