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全球70亿人口中生活在富裕城市地区的一员,已经很难理解畜牧农业的生活,无法体会艰辛、希望、随四季逐水草而迁居、春种秋收,羊群与小麦无须操心,所以更难理解战争与和平.

纵观人的历史,在创作艺术和表达爱意的间隙,我们一直在竭力消灭彼此.


借安德鲁玛尔的话改.

评论

© @KurtN - 彭有 | Powered by LOFTER